接触角霸道

每天都在考试,要死

上课时的脑洞,人物ooc
大概就是小时候雷狮欺负安迷修,长大后安迷修反扑回去的脑洞
照不清唉。

第一次上色,感觉自己可能已经废了

换个画风画安迷修,安迷修与蕾丝身体互换,安迷修的身体蕾丝的芯
就是想撸图。跟文没关系。

《恶龙的骑士道》
part 3
安迷修也没在意紫堂幻镜片下崩溃的小眼神,带着雷狮直接闯了进来,淡定的找到茶水和杯子,越发熟练的伺候起雷狮。

紫堂幻看着地上的脚印,还有安迷修对那青年的态度,觉得自己真是在家呆太久了,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。

卧槽,安迷修你是被人掉包了吧!居然伺候起男人了!!

等安迷修给雷狮倒好茶水后,才好似才发现紫堂幻不对劲一样道:“紫堂幻?你一直站在门口干啥?”

我在重建我的世界观。

“哦,对了!这是雷狮,他是刚刚成年的古巴尔巨龙,他受伤了,我想让你看看他的伤势。”

很好,他现在不仅知道这个青年是条龙,还是一条古巴尔巨龙……

“诶!等等,你说他是稀有的古巴尔巨龙!?”紫堂幻震惊了,但仔细看是能看见头发里的一个突起:“还是成年的!”

“恩,但他受伤了,你能看看么。”

“额……哦,哦,先处理伤口。”紫堂幻反应过来,顶着雷狮杀人的面孔,颤颤巍巍的取下绷带,看到在绷带包裹下狰狞的伤口,眼神也严肃起来。

感染加出血,这个很糟糕啊。

看紫堂幻严肃的表情,安迷修有点担心会有后遗症,但紫堂幻告诉安迷修应该不会有,毕竟是古尔巴巨龙这种强悍的龙,会不会留疤还不一定呢。

拿出各种安迷修看不懂的瓶瓶罐罐,开始细致的处理伤口。在处理完伤口后又对安迷修嘱咐各种注意事项又给安迷修两瓶药膏,叫他上午下午各抹一种。

“当当――我是鬼狐天冲,我来去上次说好的药,紫堂幻你在家吗?”

“在,等等。马上来。”

紫堂幻朝安迷修使了个眼神,安迷修赶紧将雷狮拉倒后面的一个小房间。最后听见的是紫堂幻开门的声音,但听不清他们在谈什么。

鬼狐天冲,是他们这个村的村长,是个对人很友善可靠的人,但自从他成为村长后,村子与外界总有小摩擦,紫堂幻的反应更是让他肯定鬼狐天冲不止这一面,暂时还不能让他发现雷狮。

打断安迷修思绪的是雷狮粗重的呼吸,这间房间是药物储藏间,稍微一动就能碰到身后的瓶瓶罐罐,他们两个大男人几乎就抱在一起,雷狮的呼吸就喷在他的脖子上,痒痒的。当安迷修注意到的时后,气氛好像就变了,连空气中氧气也渐渐稀薄似的,两个人的气息慢慢纠缠在一起,

简单来说就是太近了。

似乎对他们的近距离感到不满,那双紫色的眼睛即使在这昏暗中也凝聚着锋利的光芒。

安迷修简直是痴迷于这个,他甚至能感觉到雷狮随着距离的缩近身体逐渐绷紧。

紫堂幻请走鬼狐后,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,和古尔巴巨龙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安迷修。

紫堂幻表示他要报警了!

――――
紫堂幻要报警给大天使长丹尼尔!
还是觉得鬼狐适合当领导,那就让他当个村长吧,土黄帝,官职不小啦。

蕾丝又喝多了!被安迷修发现,之后的请自行想象。

《恶龙的骑士道》

考完试了!先发一段啊,手机打字好累
part 2
阳光穿过茂密的树林投射到森林的阴暗面,绿意在肆意的扩散着,周围很静,只有两人清晰的脚步声。
雷狮一直跟在安迷修身后,保持着不近也不远的一段距离。安迷修也曾尝试着放近距离,那时候雷狮就会特别警惕他的动作,全身绷紧,站在原地不再前进。安迷修只得再次拉开距离。
明明刚才还愿意让我拉着走。
安迷修一边清除周边的杂草树枝,一边胡思乱想着。
“嘶――”
一声呻吟,虽然声音很小但安迷修还是捕捉到这一声的尾音。他停下来,回头看着跟着停下来的雷狮。
大眼瞪小眼
安迷修继续往前走,没走多远就又听到一声,停下,回头看,雷狮又停下来了。
又大眼瞪小眼。
安迷修往前走,回头,雷狮停下,阴着脸看他。
这特么是一二三木头人么!
安迷修尴尬的看着雷狮笑笑,雷狮脸更阴了,安迷修开始冒汗。眼神在雷狮身上飘忽,突然定在雷狮身上的一处,眉头皱了起来。
雷狮的脚。
已经被泥土和杂草所侵染,仔细看还有小伤口在渗血。
安迷修快步向雷狮走过去,雷狮向后退。
安迷修又停下,盯着雷狮的脚说:“你别动,你的脚受伤了。”说完安迷修又向前走去,雷狮依旧盯着他的动作,但这次没有后退。只是看着他一步步走进自己。
走到跟前,雷狮自己找一石头坐下,把脚伸到安迷修面前,摆出大爷的架势。
安迷修觉得自己离自己理想还有很大一段距离,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当仆人用了啊。
雷狮的脚面很细白,但现在只有泥土,把脚抬起来,脚底的伤更严重,伤口细细密密的布满整个脚底。
安迷修想了想,然后将自己剩下的水全部用来冲洗伤口,再撕下一小节袖子把脚大致包扎一下。刚包扎好,雷狮就站起来了。
之后的行路中安迷修故意放慢了脚步,偷偷瞟着雷狮的一举一动,看着他走的一瘸一拐,安迷修觉得自己的骑士道看不下去了!
他要帮助这个无助的人(龙)
在他自认为很帅的走到雷狮面前,蹲下身子,表示自己可以背他的时候,回应他的是一脚,力道很足的一脚,安迷修直接被踩进土里。还有一句“愚蠢的骑士道”。
雷狮越过安迷修向前走,雷狮表示自己觉得安迷修对自己有威胁绝壁是个错觉,这明显就是个智障啊!
安迷修:“诶,雷狮你别走那么快!”
雷狮头也不回继续走
安迷修“你走错方向了”
停下瞪安迷修的雷狮:……
满脸是土的安迷修:(委屈)……
之后一路上安迷修都是宝宝心里苦,但宝宝不敢说的状态,而雷狮则是脸阴的快出水了。
紫堂幻打开门后见到就是犹如从土堆里刨出来的两人,看看安迷修身边胳膊和脚上绑着绷带的面色不善的黑发青年。紫堂幻扶了扶眼镜,不自觉的后退一步。
安迷修你这又是从哪捡来的残障人士啊啊啊!?

成人黑金x格瑞

上色还是很绝望,手机的初始笔刷真难用。

我发现好像金被我画黑了,但我实在是懒得改了。

打篮球被砸到手指,好疼,现在肿得跟个萝卜一样,手指不可屈伸。

成人黑金x格瑞。还是手机撸的图,糊

反正我就是觉得黑金应该脸皮厚一些的,格瑞应该蛮纠结的吧,毕竟黑金也是金的一部份。好吧,我就是想调戏一下格瑞大人。

我想上色,但是手机画图软件上色太蛋疼。

上课时的脑洞,瓶中小人看起来很软。

后面一张是随手画的啦

幼年螺丝,手机撸的,很糊

金:“格瑞?嘿嘿,这是什么花?送给我的么?”

格瑞坐在高处看了金一眼,眼神又飘向手中的蔷薇,嘴角勾起。

“送给笨蛋的。”

我胡汉三又回来啦,真爱战胜了懒癌!

蔷薇的花语――你的一切都很可爱。

深红蔷薇的花语――只想和你在一起。

图依旧和文没关系,图会非常的糊,毕竟没有板子,第一次脱离手绘,手机撸的图,将就着看吧。触屏笔上的圆盘超难用。
我很完美的错过了情人节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《失控》
part3

烈斩的修复比预计要慢很多,但鬼狐的动作很快。

格瑞被鬼天盟包围了。

周围的人都带着那个奇怪的面具,鬼狐不会做无用功,面具肯定有什么问题。不知道金现在怎么样了。

格瑞开始莫名的烦躁。 周围的人并没有一拥而上,而是在格瑞打飞一个后又从别的地方窜出来。看来,鬼狐已经做好了部署,只等收网了。

但实力之间的差距不会就此缩小,即使失去了烈斩,但排名第二的格瑞也不是这种小角色所能比拟的。即便是数十个鬼天盟的成员冲过来,格瑞只要稍加原力就能将其震飞。

但这不是长久之计,毕竟失去了如同双臂的烈斩,原力消耗成倍增长,身上的伤口又在发疼,鬼天盟的纠缠只会让情况越糟。

眼神四处张望,格瑞在人群中寻找金那一头灿烂的金发。

啧,又是鬼天盟的人。

众人将格瑞团团围住,冲了上去。比这群人更有威胁的是随之而来的原力制造的箭头。众人像烟花一样四散开来,烟雾遮挡了格瑞的视线。

唉,鬼天盟成员的质量越来越低了。

袭击那人见一击未成,便又来一击,数个箭头超格瑞冲了过来。用原力将其包裹起来,借力打力改变了箭头的攻击方向。 趁那人未反应过来,一脚踹在那人的脸上,本想再给一拳,突然――

“格瑞?!”

堪堪收住拳,面具碎裂成渣,面前的人无辜的看着格瑞,格瑞自己也是有点意外。

但下一秒的车祸现场,让格瑞意识到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,在消灭巨兽后,格瑞下意识的看向金的位置。

然后他就看见让他血液凝固的一幕,一直不见人影的鬼狐天冲无声的出现在金身后,带着面具的脸嘲笑着格瑞的愚蠢。

你的弱点在我手了里。

甚至还来不及说声小心,视野就被红色侵蚀,身上的伤口揪心的疼,但一股诡异的温暖从身上腾起,却流不进停止的心脏。

理智从此消失了。

拉回理智的是一把刀,一把穿过腹部的刀。

莱娜将刀从腹部拔了出去,她是按鬼狐大人计划行动的,只不过提早了很多。

刚刚格瑞身边的气氛很不一样,让莱娜有些不安,所以早一步出手了。

格瑞反应过来这是鬼狐的阴谋,自己还真是小看了鬼狐天冲,金也倒在一边,不过看样子只是被打晕了,格瑞松了一口气。

鬼狐看着无力挣扎的格瑞,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,鬼狐天冲已经达到了他的目标。

自己赌对了,金就是格瑞的牵制点。

想到一直坏自己好事的星月魔女也被自己抓到了,心情大好的鬼狐整顿人马,准备会基地进行自己下一步计划。

之后格瑞和金被鬼狐打包带走,直接关进了小黑屋,然后格瑞再一次的见到凯莉这个 老司机。

“喲,格瑞大人啊,好久不见,怎么来这里了,嘻嘻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想搭理凯莉的嘲讽,格瑞闭目养神想着怎么带金逃出去。

估计是凯莉大佬无聊太久了,终于进来了金和格瑞两个活人,金还在晕着,就只剩格瑞了,反正格瑞现在还收拾不了她,那就来玩玩吧。

“对了,格瑞大人你跟金的进展怎么样了?人家很好奇嘛。”

格瑞睁开眼看了凯莉一眼,又可疑的移开了。回答凯莉的只有蜜汁沉迷。

凯莉懂了,啥进展还没开始呢!凯莉扶额一脸‘你在逗我玩’看着格瑞,深感自己撮合这对夫夫的压力重大。

而格瑞直接闭上了眼睛,开始逃避现实。

就在凯莉想穿过笼子,对格瑞言传身教的时候。格瑞突然发话了

“喜欢一个人该怎么做。”

凯莉惊了,格瑞居然真的问她这种问题。平了平内心的波涛汹涌,开口道

“首先就是要知道对方的心意。”

格瑞看着凯莉示意她继续说

“然后就是靠自己咯,重点是实践。”

废话,格瑞朝凯莉翻了一个白眼。凯莉气结。

这时候金醒了,格瑞又闭上了眼睛。

闷骚

这是凯莉对格瑞的最高评价。金好像是先看到凯莉,热情的跟凯莉打了声招呼,这让格瑞心里不爽,干咳了声将金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果然金嘘寒问暖对格瑞很适用,但怕金担心自己,格瑞还是说没事。

“哟,对金就独忍伤痛,对人家就一言不和就拔刀的。”

格瑞看向凯莉,眼神中写满威胁,凯莉也不甘示弱的会看过去

『你真的不说吗。』

〖……〗

金看着格瑞和凯莉对视,闷闷的说

“格瑞,你喜欢凯莉么。”

这下凯莉和格瑞都慌了,这是个什么展开?!凯莉一脸僵硬的回答

“金,这都是误会,误会。”

金有意看向格瑞,却不料一眼撞进紫色的深谭,金开始期待格瑞的回答

“金,我不喜欢凯莉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那就是你啊,笨蛋。

格瑞看不见金帽子下的表情,也不知道金有没有明白。

金很高兴格瑞不喜欢凯莉,但格瑞有喜欢的人了,自己却不高兴,金觉得自己笑得有些僵硬。

“哦,那很好啊。”

格瑞肯定金误会了什么,他刚想开口,关他们的门开了。

一男一女闯了进来。

(格瑞像我们展示了错误的表白方式:对着自己喜欢的人说我有喜欢的的人了。请大家引以为戒,不要学习模仿。)